在剑帝剑意的压迫之下,赵北海的精神意志都快要崩溃,哪里能够抵挡苏白的搜魂?

但就当苏白神魂侵入其识海的刹那,一股极其强烈的威胁感扑面而来。

苏白迅速将自己神魂退出。

而下一刻,一张金色的符纸自其识海中飞出,绽放万丈金色神华!

在这金色神华的照射之下,原本被剑帝剑意压迫精神意志临近奔溃的赵北海眼神浊而复清。

紧跟着,其神躯之上的气息迅速膨胀。

赵北海严重浮现一抹狠意。

“想搜魂于我,做梦去吧!今日本座便是战死,也要拉上你来垫背!”

苏白眼神微凝,抽回天琊剑,身形倒退而去。

只是眨眼间,就退出千亿里虚空,但这根本不够!

赵北海显然是要自爆!

那张金色符纸助其挣脱了苏白剑帝剑意的压制,虽然不能助他脱困,却给了他自爆的机会和可能。

一位圆满圣尊的自爆会有多么的恐怖?

苏白无法想象,但其威力,绝对不是轻易可以抵挡的。

即便自己有神冥甲胄在身,若受这等冲击也得受不小的伤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片星空抵挡不住!

若任由赵北海在这片星空之下完成自爆,怕是苏白身后上境圣尊之下的所有人都得将性命交代在这里。

赵北海满目疯狂之色!

作为天玺神域的域王,身份地位何其尊贵的存在,他自然不想死,但此刻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
自爆,非他所愿,而是那张金色符纸中蕴含的禁制压迫。

他不得不自爆!

“既然要死,若能拉上你垫背,也算我赵北海死得不冤!”

赵北海的疯狂举动,惊动了龙族大殿之前的所有人。

“这家伙居然要自爆?”

“退,赶紧退!”

“调动祖纹防御,迅速调动防御!”

他们都被赵北海给吓到了。

这可是一位圆满圣尊的自爆!

在场之人,没有谁亲眼见到过一位圆满圣尊的自爆,但无需疑惑,那等威力绝对毁天灭地!

赵北海要自爆的,不只是圣道法身,还有自己的圣道本源!

苏白退到三千亿里之外的位置便停下脚步。

“不能再退了。”

“试一试这招手段。”

苏白长剑一引,浩荡无尽的时空之力汇聚而来,打开一道通往无尽混沌的时空之门,无尽的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宛若萤火缠绕在这座时空之门上。

“去!”

苏白将这时空之门朝赵北海打去,试图以时空之力将其送往万界之外的无尽混沌。

时空之门眨眼间出现在赵北海的面前,疯狂吞噬从他身上逸散出来的毁灭性力量。

赵北海神色狰狞,也在引动自身最后的力量,摆脱这时空之门的侵蚀。

两者的力量,疯狂消磨。

苏白全力催动,身上绽放无穷无尽的无极之道神华,如同最为璀璨的宇宙天体。

在苏白全力操纵之下,时空之门的时空之力达到了巅峰。

大半个赵北海的身躯,被吞噬到了时空之门当中。

只可惜,最终没能将赵北海整个送往无尽混沌,当时空之门吞噬其大半个身躯之际,赵北海完成了自爆!

嗡!

一道强烈到了极致的声响刹那间传递数万亿里星空。

万物两极相生,声音大到了极致,反而像是空前的宁静。

所有人都可以看到,那座时空之门瞬间崩塌。

赵北海的小半个身躯在这座星空之下完成自爆,毁灭性的力量如同剧烈的浪潮,以时空之门崩塌的区域为核心,迅速朝四面八方冲击而去!

所过之处,任何一切都被毁灭,天体、时间、空间,乃至是极致的虚无,都在这一刻崩塌。

苏白距离赵北海自爆的位置最近,只有三千亿里,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受到了其自爆的冲击,整个人的身影倒飞出去。

身上的神冥甲胄不断释放冥光,疯狂地吸收着这些赵北海自爆之下的毁灭性力量。

可及时只有三成的威力,也对苏白造成不小的冲击,五脏六腑像是要被震碎,嘴角吐出鲜血。

苏白一路在那浪潮的推力之下倒退。

这可怕的毁灭之力,最终也来到了四神结界前。

在看到赵北海自爆的瞬间,敖炎等人便再度开启这四神结界。

除此之外,剩余的祖纹也全部催动。

轰隆!

浪潮滚滚而来,冲击在这结界之上,如同惊涛拍岸。

结界不断被压迫,似乎随时都会破碎。

结界之下的各族强者都屏住了呼吸,若结界抵挡不住,至少圣尊之下的存在绝无活命的机会。

好在赵北海于这片星空之下自爆的,只有自身小半的神躯,毁灭威力有所局限,最终没有冲破这层四神结界的防护。

结界之下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可此刻结界之外,再空无一物。

“盟主……不会死在这毁灭浪潮之下了吧?”华天老祖目光朝那空荡荡的星空望去。

空无一物。

毁灭浪潮还在朝着更远的地方扩散,可他们既没有看到苏白的身影,也没有感知到苏白的气息。

“怎么可能!”敖炎斥了一声,但心中也没底。

若苏白真的被赵北海以自爆给换走,那也太亏了!

苏白的价值,十个赵北海也难以比拟啊!

此番神战之后,敖炎等人才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位盟主的实力之强横。

须臾,凤璃惊呼道:“你们看那里!”

她指向虚空。

一点点黑白道光不断汇聚,而后形成一座庞大的无极道环。

道环之下,苏白身影凝聚出来,虽然脸色略微有些苍白,但看起来并无大碍!

敖炎等人松了一口气,但同时也被苏白的强大给惊住。

没有结界的庇护,而且在距离赵北海自爆那么近的位置停留,苏白非但没有陨落,甚至连重伤的迹象都无!

这是何等强大的防御?

星空之下,苏白重聚神躯。

他方才以身化无极的手段,又规避了不少的后续伤害,否则也不会这般轻松。

揉了揉胸口,苏白淡淡道:“还好这神冥甲胄足够强大,否则我恐怕没这么轻易能活下来!”神冥甲胄之上,冥光暗淡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