庞斑其人,城府极深,喜怒不形于色,师承魔宗蒙赤行,收有两名弟子。一名是“阴风”愣言,性格同样相当阴沉, 深藏不露,颇有几分庞斑的风范。曾在庞斑的示意下离开大元,潜入中原,并对自身进行了一份伪装,一跃成为以一名宠物爱好者,

后来, 木小九联合小皇帝一起, 对着中原官场中多数尸位素餐,只贪己利,于国无益的官员都给想办法杀了杀辗了碾,可怜的愣言也是其中之一。

然而实际上,他可以说是相当的倒霉,毕竟除了向外界传递情报以外,可就因为两封与先前的某个尚书之间来往的书信,就导致他前功尽弃,功亏一篑。

除了愣言外,庞斑还有一名弟子,便是此时此刻正在与南羽星相互交手过招、彼此厮杀着的小魔师方夜羽了。

方夜羽这人,所有小魔师」之称,文秀之极,肌肤比少女还滑嫩,但身形颇高,肩宽膊阔,秀气透出霸气,造成一种予人文武双全的感觉。

他本身就是大元皇族,皇亲贵胃,天家身份, 再加上又师从蒙赤行。从那时往后,方夜羽在大元说话便已经有了不小的分量。而等到再后来,他渐渐脱离了庞斑的羽翼庇护,也是自那时起,他隐隐约约已经有了大元权利顶层的地位和话语权了。

一个是传说中魔师的神兵,三八双戟,一个是自少林寺祖明大师一路传下的宝刀,红衣刀。

三八兵器,两个人,就这样在灯展的长街上铆足了力气,疯狂的打斗着,谁都没有先退,更谁都没有显露出有丝毫败像。

…………

就在南羽星与方夜羽两人之间的交手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,灯展之上,已经四处起火。

先前南羽星遭遇方夜羽,两人刚刚开战之时,李小白便已经注意到了那边的动静,本想过去帮忙,不料忽的一股邪风吹来, 一柄软剑不知道打哪突然刺出,彷若从某个不起眼夹缝中突然窜出的毒蛇,险些一口咬中李小白的要害。

李小白心下大惊,连忙拉着小鹅向后一趾风行瞬闪而出,消失在了原地,这才险险让那突如其来的一剑落在了空处——然而,这还只是开头,那把软剑一击落空之后,并未罢手,反而随着一声冷笑,如同附骨之蛆似的再度追击上来,剑身蜿蜒晃荡之间,李小白望着那柄剑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何方位去挡、该如何化解掉这奇特的一剑了。

好在这是李小白,一个某种意义上彻头彻尾的莽撞人。

他旋身出剑,手中游龙剑离鞘之时发出了一声极为清亮的剑吟声,而站在他一旁的小鹅看的清清楚楚,李小白这一剑竟然完全放弃了去拦截、招架那柄软剑,反而是长驱直入,任凭自己空门打开,也要直接一剑刺进那软剑之后持剑者的身体。

这哪里是以伤换伤?这分明是以命搏命!

小鹅本有心思想要帮忙,可她的实力照着李小白都差了一大截,对面那人的剑势她连看都看不清楚,更是完全捉摸不透,便是上前去了,怕也只是送上门的一道小菜,对面不必费什么力气就能轻松取走她的性命。

自知如此,小鹅自然不可能再莽撞上前,反而连连后撤,目光瞥向了方才她与李小白经过时,有人跟他们打招呼的那个窗口。

相比起傻乎乎的冲上去送死,去求援显然更切实际一点。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傻乎乎的总爱迷路,可是就这么一点距离,直直的一条街,连转弯都不用,总不可能再走错了。

来不及多想,小鹅抽身后退出来之后,直奔着那个窗口的方向赶了过去。

没了小鹅在身边掣肘,需要顾及小鹅的安危,李小白也彻底放开了手脚——他愿意与对方以命换命,对方可不愿意,早在他刚刚那极为迅捷的一剑刺出去的瞬间,对面那人便收回了剑势,软剑往回一撤一抖,弹开了李小白这抢攻而来的一剑。

“叮叮叮叮叮叮叮叮——!!!”

游龙剑与软剑在空中疯狂交错,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响声,听起来非但不显刺耳,反而还颇有节奏感。

“桃花岛弟子听令!各自结阵!准备御敌!”再次剑走回环挡下了软剑的狠辣一击,略微抽出了些功夫的李小白一声高呼,向众弟子发出了命令。

附近的一众桃花岛弟子自然不会有疑,在经过最初的一小阵骚乱之后,迅速开始集结,该成阵的成阵,该援助的援助,有众多擅长阵法、奇门遁甲的弟子的调度,非但不会乱糟糟的乱成一团,反而颇有章法,在短时间内已经成型。